口述一夜情迷后他用高超做爱技巧将我征服 番号:

 我要讲述的故事,是关于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。那个女记者不是别人,就是我自己。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,却是要从那次我去清吧采访说起。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,并不是我的本意,也许是婚后生活缺乏激情,也许是他的高超技巧。总之在那晚过后,我对他迷恋不已

  刚刚毕业时,能够进入这家杂志社,还是动用了老爸的关系。那可是他几十年的好朋友,总编大人二话不说表示同意:“小七文笔不错,还是新闻专业的呢。”老爸比我更要心虚,他傻乎乎的坦白:“也就是拿钱买的文凭。”“好!”人情就卖这一次,往后的日子都不必劳烦他老人家了。我,保证自力更生。

  其实,我并不喜欢新闻专业。反正有报导的都不是什么好事,意外车祸啊群众纠纷的,充满了负能量,让整个人的心情也都不好。呆满一年,我主动调去生活版块。刚好有缺位,我屁颠屁颠的冲过去。宁愿,每个月少几百块。我是个标准的文艺女青年,可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而已。我的笔名谁也没告诉,偷偷做着白日梦,幻想着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,幻想着轰轰烈烈的爱情。

  事业稳定之后,我与相爱三年的男友结婚。他是个实诚的家伙,适合居家过日子。这就是,我选择他的主要原因。笨嘴拙舌的他,在婚宴上当众发誓:小七,我爱你一生一世。也许,这就是他对我说过的、最甜言蜜语的一句话。我不期望什么风花雪月,但也不甘心听锅碗瓢盆的声音一辈子。

  文字有毒,特别在我定力不足的时候。它钻进我的体内,不安本分的四处游移。我极力控制着随时升腾的欲望之火,有夫之妇是不可以肆意放纵的。可审稿审多了,自己写文也写多了——于是,不知不觉的代入当中的角色。与有情人做快乐事,别问是劫是缘。我的灵魂不受约束,竟然明知故犯。也许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,就是从不甘心开始

  那是很有特色的清吧,在本城已经开设了第三家分店。我自告奋勇去采访,主要想去感受浪漫的气氛。寓工作于娱乐,这回还真是说到做到了。老板斯文大方,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做生意的男人。“你是老板?”“不然呢?”他温柔的笑着,反问的语气带着调侃。我,不好意思红了脸。

  大脑飞速旋转,只有言情剧中出现的场面一幕幕掠过。有人说,创作需要灵感。此时此刻,当真是灵光一现。故事的女主角必须是我,男主角呢?我想着有些发呆。“燕记者?”“不,叫我燕小七。”直呼名字,能够拉近彼此距离。老板一边介绍,一边请我喝咖啡吃西餐。言笑晏晏,其乐融融。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,就是从浪漫开始。

  恨不相逢未嫁时,回家的路上我只有这个念头。临走的时候,他送我VIP卡:“谢谢你们的宣传,欢迎下次再来。”是的,我要再次见到他。可,见到又能怎样呢。回家之后,见到木讷的老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人比人,气死人。周六那天,出差不在家。我穿着新买的礼裙,蹭蹭的跑到清吧。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,就是从比较开始。

  他仿佛是磁铁,我被深深吸引并无法自拔。他不答应同台用餐,但饭后陪我坐在吧台喝酒聊天。酒不醉人人自醉,他说的什么都很有趣。我夸张的大笑,没有仪态的前俯后仰。我有告诉他,我结了婚。我更告诉他,他让我快乐。

  那是个混乱的夜晚,搞不清楚谁勾引谁、谁诱惑谁。最后,我没有将他推开。那一夜他让我享受到,前所未有的感觉。这是老公从来没有带给我的感觉。连续三四天,我不敢再去这间清吧。我对他有了好感,我要再次见他确定想法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没想到他满脸嫌弃。“我。”“一夜情,懂吗?别死缠烂打,难看!”靠,你以为我要干嘛?再想干嘛也不会赖下去!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,就这样从他的嫌弃而夭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