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「AV新法」的被害者救济与产业冲击之乱 番号:

「日本通过的AV新法,救济被害人却打击合法业者?」日本在今年6月通过俗称「AV新法」的救济法案,目的是保障AV演出者的个人权益,防止非自愿演出、敲诈型AV等事件的发生。 AV新法的规制严格,演出者签订契约后必须满1个月才能拍片、拍完后的4个月内不能公开,演出者可以单方面解除契约且不必负担任何损失赔偿,也有权要求片商将影片下架。虽然立法的初衷要保障演出者不受侵害、也有遇到争议时的救济方法,但新法上路之后却也有不少AV产业业者和现役的女优,对法律的限制与冲击表示强烈不满。

反对AV新法的意见认为,这样的契约反而变相增加业者要承担的风险,厂商不仅面临可能的巨额损失,而演员们的拍摄时程和契约也充满变数。 AV新法为何如此严厉?背后原因和2016年爆发的敲诈型演出事件有直接关联;然而业界已经有AV人权伦理机构的审查机制,又为什么需要另一套AV新法?这个新法真的会让日本AV业界「再也不能色色」?

▌什么是「AV新法」?

AV新法又称为「AV出演被害防止・救济法」,该法案全称相当长,一般简称为「AV救济法」或「AV新法」。这是在今年6月15日参议院通过、6月23日正式施行的新法案,立法宗旨是要保障AV演出者的权益,防止有胁迫、非自愿演出内容等情事发生的救济法案,正如其名「被害防止」,实际上针对AV演出被害事件而订立的法案。

根据AV新法的规定,演出者和拍摄方要订立明确的契约,如果演出内容有「不符合契约内容」(例如双方没约定的性行为等)、或非自愿的演出,演员都可以单方面解除契约,并且不用负担任何损失赔偿。 除此之外,签订契约后有所谓的「冷静期」,签约后必须满1个月才能进行拍摄工作,拍完片之后的4个月内禁止公开,这段期间演出者都可以在不用负担赔偿下与公司解除契约。

作品贩售公开后的一年之间,演出者可以无条件解约、并且要求作品下架停止贩售。

AV新法极为强调契约的重要,严格要求契约载明拍摄内容、拍摄时间和地点、公开贩售或发布的时间、演出费用等等,业者也有义务说明政府所设立的咨询平台、以及取消契约的方式。如果业者没有明确订立契约内容,还有可能会被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0万日元以下罚款

▌立法的缘由?

AV新法的宗旨之一是为了替演出者制订一套有效的救济管道,如果遭遇非自愿的演出问题、或是希望有「被遗忘」的影片下架权利,当事人能有办法挽救或提前预防。而相关的立法和权益讨论,在2016年因为敲诈演出的「AV强要出演」而引发广泛议论,有些女性在不清楚实际拍片内容的状况下,被业者以模糊不明的合约来敲诈进行色情影片的演出,或在没有任何契约的状态下,以威胁利诱等手段迫使对方演出。

2016年前知名主播松本圭世现身说法,自己就是被以「拍摄谈话性节目」的名目欺骗,没想到在实际拍摄现场,在剧组多名男子的包围与压力「说服」之下,半推半就拍了一段舔冰棒的软调色情影片。

相关事件扩大延烧,陆续有受害者寻求人权团体或律师的协助,也一度引发AV业界正反不同意见的争议。

立法缘由之二,是日本民法的成人年龄从20岁下修到18岁。因为成年法定年龄下修,有可能会出现18、19岁的人投入AV产业,担心可能敲诈型演出或是权益纠纷的事件变多,因而才加速立法程序,在今年4月提出之后不久,6月便通过上路。 AV新法以救济的层面来看,确实对于出演者的权益保障有十足强力的法律管道,光就可以不用负担赔偿的单方面解除合约、要求影片下架等权力,都是目前最为严格强硬的法案。但对于业者而言,AV新法的规定不仅打乱拍摄流程,也增加了严重亏损的风险,甚至于现役的女优或男优也会担心「反而影响到正规的从业者」。

▌日本AV要完蛋了?

业界看法分歧 日本AV产业界对于AV新法的内容看法不一,不过虽然正反意见都有,但不少从业者担心AV新法对业界冲击太大,恐怕负面效应会远超过预期。因应AV新法所规定的契约问题,在实施前后已经有许多片商暂停拍摄、准备重新拟订契约和拍摄时间表,导致在第一时间不少现役女优在社群媒体上叫苦「工作被取消、不知道何时可以拍片」。

有不少现役女优透过Twitter发文反对AV新法,认为新法没有考虑过业界的想法,原先以人权为考量的法案,反而让「AV演员的人权受损」。之中有些人担心,自己的工作无法快速赚到现金(因为签约后1个月才能拍片、拍完4个月后才能发行),或是导致业界难以签订新人。知名的AV男优清水健也质疑,这套AV新法会让业界人才断层,而且目前业界已经有AV人权伦理机构的「适正AV」审查机制,现在又有一套AV新法似乎有叠床架屋的感觉。

不过也有人公开表示支持,例如已经引退的苍井空就在新闻谈话节目上表示,AV新法对于女优而言仍然是一个强力的保障机制;而已经转战YouTube的上原亚衣,也透过影片表达自己的看法,也强调引退女优可以要求影片下架的权益,对于许多已经息影、希望人生轨迹不再受到影响的人而言,会是一个好的措施。

AV新法确实让业主承担的风险变高,因此不少意见认为,对于中小型的片商冲击最大,进而导致业界版图的变动。同样也有从业者或AV消费者担心,会不会因此反而导致更多人转战像FC2一类的网站、拍摄「同人AV」规避契约限制,反而让剥削和无良业者更加猖狂。

▌日本AV人权伦理机构:AV新法没有考虑业界想法

AV新法之所以如此严格,主因还是在于被害人的救济相当困难,光是认定「非自愿演出」可能就有许多举证的难处。 AV新法要求双方的契约内容要明确、也提供演出者有冷静思考甚至反悔的余地。然而日本AV人权伦理机构却在新法施行后表示,虽然理念上都相当认同,但AV新法没有征询过业界的意见,也没有考虑过并非被害人的现役AV女优想法,因此立法内容有不尽人意之处,应该还需要与业界沟通来调整。

日本AV人权伦理机构是在2016年因应敲诈型演出事件后,由AV业界、民间团体、法律顾问以及学者共同组成的机构,针对AV的人权问题和工作契约等进行审查与把关。同时倡导「适正AV」,要求从签约到演出都需要经过严谨的流程、确认双方权益和同意,属于业界的规范化措施。正因为日本AV人权伦理机构和适正AV的存在,业界也才困惑为何不用现有的机制来调整,而要另立AV新法。